80年代:香港法庭訟辯(Advocacy)的黃金歲月

香港人近年喜歡緬懷過去,從舊時滿街的茶餐廳到寬闊的維港海岸綫,為不少老一輩香港人津津樂道。

前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先生也不例外,在數年前一次資深大律師委任典禮中,他在演辭引述大律師公會刊物,提及香港80年代是法庭訟辯(Advocacy)的黃金歲月,其中不少如今已是殿堂級人物或已榮休的大律師或大法官,當時只是年輕的法律界新人。 演辭節錄如下:

「…我謹熱烈歡迎各位出席陳樂信大律師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的典禮。今天剛巧是愛丁堡公爵殿下96歲生辰,而在一八四○年的今天,也正是維多利亞女皇和阿爾伯特親王大婚之日。自一九九七年引入資深大律師這專業地位以來,這是第一次只有一位大律師獲得這項殊榮。我謹代表司法機構恭賀陳樂信先生進身資深大律師行列。

  在座各位都是陳先生的家人和朋友,在此我也向各位致以衷心祝賀。相信陳先生稍後必會向各位致謝,不過,我想首先向你們表示,如果沒有你們的支持和愛護,陳先生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,也不可能繼續在事業前程上邁進。今天在座的包括陳先生的父母、太太Veronica,以及他們的孩子,我想特別向你們致賀。

  我在一九八○年開始在香港當大律師。在大律師公會五十周年紀念刊物中,其中由李嘉蓮和包華禮撰寫名為「黃金歲月」的章節,提及八十年代的情況:「大律師的生涯是令人雀躍的,因為業界中有性格鮮明的人物,例如Albert Sanguinetti。另當時亦未有論點綱要,是法庭訟辯的全盛期,沈澄烈顯倫余叔韶等均為嶄露頭角的大律師欣然學習的對象。當時這些年輕的大律師包括余若薇霍兆剛駱應淦馬道立。」雖說歲月不留人,但當我知道當年我事業起步之時,陳先生還只是兩歲,而我在一九九三年成為御用大律師之際,陳先生亦只是中學生,我不禁驚詫時光逝去之速… 」

以上演辭全文可見於香港政府新聞公報

法律行業是極爲傳統的行業,是甚至類近工藝性質的行業,無論法律研究,草擬法律文件,到法庭的訟辯,講究工藝匠精人神 (Craftsmanship),因此新入行者往往需要跟師傅拜師學藝,擔任見習律師或見習大律師。即使執業後,亦需要日積月累,一點一滴纍積經驗,方能在法律的一個甚至多個領域獨當一面。

歲月無聲,時光飛逝,就如以上列出的法律界前輩,如今出道的新進律師,游走於律師樓草擬文件及進行法律研究,以及在各級法庭處理各類聆訊,他日説不定也能成爲法律界甚至司法界的領袖。因此,我們也鼓勵我們的律師團隊以至常合作的大律師同濟,在各自工作領域力爭上游,建立行業内外的信譽,他日定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,從前輩手中接棒,繼續為香港法治作出貢獻。
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

zh_HK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