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艷芳的歌 何以如此Timeless?

電影《梅艷芳》上映,以傳記形式講述香港傳奇歌后的一生。在公認黃金歲月的八九十年代香港成名,這段故事最為引人入勝,而電影中,除了入木三分的女主角,燈紅酒綠的尖東以及海傍的聖誕燈飾的場景,可能因為帶有濃厚的懷舊情懷(Nostalgia),亦令入場的香港觀眾目不暇給。

誠然,這部電影令人翹首以盼,除了天后的經歷本身,還有為了緬懷一個或已消逝但又彷彿無限美好的年代。

梅艷芳的歌聲,今日聽來,依然極具共鳴。其中,電影中最後一幕播出《夕陽之歌》,著實令人感概萬千:

斜陽無限 無奈只一息間燦爛
隨雲霞漸散 逝去的光彩不復還

遲遲年月 難耐這一生的變幻
如浮雲聚散 纏結這滄桑的倦顏

再精彩的人生,卻也短短數十載,如無限美好的夕陽,其實都不過一瞬間。
人世間緣聚緣散,如漫天雲捲雲舒,變幻無常,又難言定有重聚之時。

或許,梅艷芳的歌曲,帶出的種種慨嘆,最Timeless之處,正是如此。像《夕陽之歌》的歌詞,豈不與古代大詩人及文豪千古傳頌的詩詞遙遙相應?

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。」 李商隱

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?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,朝如青絲暮成雪?」 李白

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」曹操

寄蜉蝣於天地,渺滄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須臾,羨長江之無窮。挾飛仙以遨遊,抱明月而長終。知不可乎驟得,託遺響於悲風。」蘇軾

人生如豔麗夕陽,人生如滔滔河水,人生也如清晨露水。文人墨客、豪強君王、樂壇天后,經歷了人生的起落,攀登過高峰,即使得到人世間的一切,也不免慨嘆人生縱然美好,卻也短暫,時光一去不返,留也留不住。

如蘇軾在《前赤壁賦》引述同遊赤壁的友人所言,一代梟雄曹操,早他們差不多一千年前,竟也在赤壁此地。當時曹操統領百萬雄師,有蓋世文采武略,「固一世之雄也,而今安在哉?」連英雄人物也不敵生老病死的命運,消逝在時間洪流,更何況凡夫俗子如我們?他慨嘆人生短暫如昆蟲的生命,渺小如落在大海的一顆粟米。多羨慕長江與明月的無窮無盡,也希望能夠如神仙般傲遊天際,長存古今,但知道這只是天真的幻想,因此覺得好Sad。

很多人都有同感:二十五歲後,光陰似箭。像陳奕迅《陀飛輪》的MV片頭序:「孩子的一天很快過去,一年卻很漫長。成人的一天很漫長,一年卻轉眼過去。」 叮噹可否不要老?張敬軒也在叩問。

香港才子陶傑先生,也形容他與自己的父親,以及與自己的兒子分別都是「半生緣」,各自只會有半輩子相伴。前不見父親的童年,後不見兒子的晚年。才子對世界大事都嬉笑怒罵,講到這方面卻也都沈默半响,感慨萬千。

連筆者任職的法律專業,不時都驚覺:昨天還在雄辯滔滔的大律師與明鏡高懸的大法官,轉眼間亦榮休歸隱,在法庭不再見其蹤影,早已交棒給下一代,不問江湖事。一個時代的終結,有時是如此無聲無色。

人生,似水流年,不可以留著昨天。轉眼間,物是人非,留下只有思念。唯一可以舒緩 (Mitigate) 這種無奈的,大概是活好每一日,過得快活自在,以及珍惜每一個重要的人,負應負的責任,做個好兒子,好丈夫,好爸爸,好兄弟好朋友,好老闆好同事。畢竟,如果真有下一輩子,也不知道能否再續前緣。

因此,今日就要懂得去愛。能牽手就別肩並肩,能擁抱就別手牽手。細味每一段苦樂經歷,為挫折與成長感恩。不要只追求成功,更要追求幸福,雖然成功很可能亦是幸福的一部分。

即使黑夜將至,我們至少還能在夕陽餘暉對酒當歌,欣賞著梅艷芳的「今天今天星閃閃」,如李白一樣「將進酒,杯莫停,呼兒將出換美酒, 與爾同銷萬古愁」。

不過,律師提提你,香港法律下,醉酒駕駛必停牌,亦大機會即時監禁(最盡最盡可嘗試爭取社會服務令,但有還押風險)。

飲酒適可而止,更千萬唔好開車啦!

文:CPH Legal 陳柏豪律師事務所 – 提供香港最有溫度的法律服務。關注更多法律話題、人生及社會大小事的觀點,請關注我們的FB及IG (id:cphlegal)。
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

zh_HKHK